Stay(城相)


他對他絕不是一見鐘情。

最初只把他當是個前輩,後來覺得他很風趣,為什麼現在會覺得他令人很想依賴?
從什麼時候開始,認為遇上他是像中彩票一般的幸運?
也許只是被他的溫柔吸引吧。那總是能看透自己想法的人。
漸漸的,眼睛無法從他身上移開。
想要接近他,又怕被發覺,視線對上的瞬間,高興地笑亦怕張揚。

也不是沒有想過,同為男性,對他的感情,會是什麼呢。
想了很多很多,還是無法否定,對他的,是喜歡。

黏著他,接近他,一起工作時努力,再加把勁。
他們一起排練,一起吃飯,合宿時一起洗澡一起睡。
在岐阜的星空下兩人分享幸運的冰品,聽他在電台上稱讚自己。
舞台上緊貼著他左手的自己的右手,相葉覺得他對自己也是特別的。
幸福到天旋地轉,幸福到,以為自己能就這樣留在他身邊直到永遠。

因為太堅信著幸福,因為從沒想過要跟他說再見,面對他的畢業,自己竟然不為所動。
避免著這個話題,裝作沒有發現他的不悅,對自己說,我會繼續幸福。
直到在舞台上,自己不知為什麼哽咽了,看到他不合形象地大哭了,
他對著我說“青學拜託你了“,我才恍然發覺,你要離開了。
被緊擁進他懷抱裏,下一秒又再被推開,
掛在我身上的榮譽彩帶,原來是這麼的空虛。

很怕寂寞,很想依賴,那晚,他誘惑了他。
到現在還是不懂誘惑,怎想還是想不起那晚對他說了什麼。
只記得他的溫柔,記得他進入自己時那痛又不想放手的感受。
“可不可以留下來陪著我?“到最後,還是沒說出口。
所以當早上起來發現身旁空著的床舖,沒有指責,不能埋怨。
他的人生正要起飛,不能叫停。

相葉沒有哭。
再遇時沒有改變的舉動,不同的距離感,也只有輕笑,沒有哭。
同一場景,不同的人,思考著自己的前輩身份,想起他在一年半前是怎樣做的。
背負著壓力,鼓勵著後輩,只想著不能令他失望。
眼淚卻在他一句“相葉真的進步了好多“下崩潰。

人來人往的後台,躲在他懷裏痛哭,
多想假裝只得一歲,卻只能把頭埋得更深來逃避別人的視線。
他在背上的手依舊溫柔,髮上輕掃的觸感令人眷戀。
如果我不顧一切地向他撒嬌,他是否會回到我身邊?
「城田SAN下次也要來看喔」,說出口卻是如此變調。

他們還是朋友,是好友,因此即使有距離仍沒有遠離。
如常的在片場偶然遇上,理所當然地在相約晚飯時貼近他。
理智告訴自己能保持如此關係已是幸福,
仍未能阻止自己猜測他深邃的眼神有否弦外音。

工作把時間表擠滿,跟他的關係卻在異空間中滯留。
把他當成目標,追在他背後跑。
身邊的人都稱讚自己上進,內心卻未感滿足。
只想成長為他所注視的人。
請你轉過身來,看著我。

沒有打破現狀的勇氣,卻發現行動不受思想控制。
決定要搬出東京時,立即撥下他的手機。
明明記得他才說過他旁邊房子最近空了出來,卻裝作輕鬆地問他的推薦。
如願聽到自己想要的答案,還開玩笑似的說那以後可以天天一起吃飯。
聽到他的沈默時理智回籠。
如果他生氣了要怎麼辦,打破了關係的平衡要怎麼辦。
覆水難收的話永遠在說出口後才知道錯誤,只好等著對方的審判。

「你要考慮乾脆搬來我那嗎?我可以天天做飯給你吃,」聽得出對方也是鼓起勇氣,他一

頓,認真地說完下半句「可是在這之前,你要先想清楚。」
想清楚什麼?他沒有給出答案就掛上電話。
整晚思考,我不知道這是不是他要的答案,可是我決定了有一句話要對他說。

「我喜歡你,請你和我交往。」
這顯然是超出他想像的答案,又或許,他只是沒準備打開家門就聽到這話。
他最後還是沒有告訴我我的答案拿到多少分數,
因為他的唇已用來吻著我。


原來,裹足不前無法留下你,
但只要勇敢走近,就能牽著你的手走下去。

 

後記:

……我只是想寫(炸)
文字真是好夥伴。

因為是城相,結局是美好的
27-05-2009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mallpotato0 的頭像
smallpotato0

薯.格

smallpotato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